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妙莲风空间

佛光摄授 往生净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佛陀弟子之二:神通第一的目犍连(上)  

2017-03-25 21:32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佛陀弟子之二:

神通第一的目犍连(上)

 

素材:网络 编辑:五月风

 

 


佛陀最初的侍从 

目前大部分寺院的大雄宝殿的中央,莲座上佛陀圣像的旁边,总是左边站着大迦叶,右边站着阿难陀,但佛陀最初弘法的时候却不是这样。

佛陀成道的最初两年中,舍利弗和目犍连就皈依佛陀,从他们皈依佛陀起,目犍连就站在佛陀的左边,舍利弗则站在佛陀的右边。除去他们到别的地方去弘化,就一直不曾离开过佛陀。

舍利弗随佛陀出家半个月后才尽诸结漏,断除烦恼,而目犍连只用七天的时间,即尽结漏,现神通力,证得阿罗汉的神通智波罗蜜。

目犍连,身材颀长,方脸大耳,面容表现出坚毅的神情,他很乐观,很勇敢,常为正义之事打抱不平。

佛陀的比丘弟子中,有神通的弟子非常多,而目犍连被推为神通第一,就是因为他在教化中常显神通,佛陀虽不许弟子显异惑众,但对目犍连的神通却常常称许。

因中发愿求神通

目犍连为什么会有神通?关于这点,是他过去生中有着一段微妙的因缘。

目犍连过去生中本是一个以捕鱼为业的渔夫,常在海边捕捉鱼虾出卖,以这样的方法来求财生活,日复一日,终于天良发现,觉得这种求财的方法是大苦业。他觉得一个人今生应做来生的功德,由于这一念向善之心,他就决意改业为生。没有多久,他见到城中有一位辟支佛,每次走在街上,那进止安然的行为,威仪庠序的风度,他见到以后,很是恭敬。因此就把这位辟支佛请到家中供养膳肴。可是这位辟支佛虽然外现威仪,遗憾的是不善于说法。唯有用神通化世,不用其它的法门。食后就跃身升入空中,或左或右,或前或后,上下自如。他一见,生大欢喜,发愿来生,要求得神通。

有志者事竟成,目犍连尊者就因为这样的因缘,今生能皈依佛陀,在佛陀的弟子中被誉为神通第一!

宝桥渡佛陀

目犍连的神通,耳朵听声音,不论远近都能听到;眼睛看东西不受物体的阻碍,都能看到;无论多远的路程,刹那间即至;他更常常显些神通变异,助佛宣扬。

有一次,舍卫城全城的人民,联合公宴供养九十六种出家的宗教徒,并请波斯匿王和太子群臣作陪,宴席设在阿耆河对岸的大广场上,目犍连是第一个到达的上宾。

过了一会,众多外道都纷纷前来受供,他们大家都想先到以便取得第一席位,但因河水忽然暴涨,无法过去。正在这时,目犍连从远远的地方,望见佛陀带领诸弟子威仪安详地走来,他即刻在河水上面化作一座宝桥,用香花绸缎,种种七宝严饰,等候佛陀从上面走过。

当佛陀的圣驾还没有光临的时候,那些外道见了这一片汪洋大水,心中都在想:“今天河水忽然高涨,我们不能渡河受供,等一会佛陀和他的弟子们来,有什么办法呢?”他们正在这样想时,目犍连所化的宝桥展现在河面上,他们一见,非常欢喜,即刻嘈杂地争相说道:“沙门来迟了,天意造桥给我们先过,我们作为宴会的上宾,首席的座位应由我们来坐。”

诸外道说后,都争着从桥上走过,走到桥的中心,忽然哗啦一声,桥梁折断,大家都堕入水中,一片哀呼求救之声,震动了原野。

佛陀到达时,宝桥仍然恢复如常,佛陀和诸比丘走在桥上,见到桥下诸外道随波逐流在水中挣扎,大生慈悲,即刻运用神通之力,把外道一个个从水中救起,并叫外道跟随身边,然后才次第安详地走过,宝桥随后即隐没。

当佛陀和诸弟子在受供时,诸外道因衣服潮湿,每个人都向着太阳而蹲,希望快点把衣服晒干。

这一次舍卫城联合供养的公宴,使诸外道都觉得自己微弱的灯光,实不足与那如日月之光的佛陀和其弟子相比。

定中问佛陀

有一次,佛陀住在舍卫城的祇树给孤独园,目犍连和舍利弗奉佛陀的慈命,到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领导诸比丘并向社会施行教化,他二人共住在一间禅房中。

夜是静静的,大地没有一点声响,禅房中有一盏灯光,与明月的光辉相映。

初夜过去了,中夜也过去了,到了后夜的时候,舍利弗打破了沉静的空气,对目犍连说道:“尊者目犍连!请原谅我问话的唐突,你今夜是不是又住在寂灭正定中了?”

“你为什么要这样问我?”目犍连轻声地反问。

“尊者目犍连!因为我好久都听不到你喘息呼吸的声音,你一动也不动,房中就好像没有你这个人一样。”舍利弗解释着说。

“尊者舍利弗!我今夜因想起一个修行上勤奋精进的问题,特去请示佛陀指导。刚才你觉得我无声无息,是我在和佛陀共语。”

“尊者目犍连!你说的话叫人真难以了解,佛陀现时住在北方的祇树给孤独园,我们则是住在南方的迦兰陀竹园,两地的距离,非常遥远,你怎么可以和佛陀共语呢?你是用神足通到佛陀的座前去过了吗?还是佛陀用神足通来过了这里呢?”

“不,都不是这样,”目犍连回答道,“我没有用神足通到佛陀的座前去,佛陀也不曾用神足通到我们这里来。”

“那么,尊者目犍连!你究竟怎样能和佛陀共语呢?”

“尊者舍利弗!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,佛陀有天眼通和天耳通,像你也早就证得这些神通,所以只要加以运用,我们就可以随时随地和佛陀共语。”

舍利弗不是不知道,而是他一向都喜欢带着谦卑的态度和人共处。

目犍连说后,舍利弗很欢喜,当即赞叹道:“尊者目犍连!你有大神通力,大功德力,我能和你共师共学,实在感到无上的光荣。你好比是巍峨的高山,有人将我这小石子投在你的身旁,和你同座而坐,真是难得的因缘,世间上如果有人和你交游往来,恭敬供养,一定获得大的善利。”

目犍连尊者听后微笑着说道:“尊者舍利弗!我今得与你大智大德的长老同座而坐,也正如以小石投向大山,获得很大的安稳,我也是感到荣幸极了。”

舍利弗和目犍连是老同学老道友,他们互相尊敬,互相称赞,自始至终,道情友爱就过于常人。

是神通第一

说起目犍连的老朋友舍利弗,不但有大智能,也有大神通,他初到舍卫城监督祇园精舍的工程时,就曾向外道的首领劳度差显过十八变神通,赢得最后的胜利。所以舍利弗留给舍卫城人民的影响,也是一位有大智能大神通的尊者。

有一次,佛陀在月之十五日,于阿耨达池边为诸比丘说戒,座中少了舍利弗,佛陀就对目犍连说道:“目犍连!你去舍卫城把舍利弗请来,你就说是我的意思。”

目犍连应声而去,他到了舍利弗座前,即说道:“尊者舍利弗!佛陀叫我来请你到阿耨达池边说戒的地方去。”

舍利弗听后,满面慈和地答道:“尊者目犍连!谢谢你把佛陀的圣意传达给我,我们马上就去,不过现在我和你来做一场游戏。”

“什么游戏呢?”目犍连用怀疑的眼光望着舍利弗。

“尊者目犍连!你是有大神通的长老,这里有一条衣带,希望你把它结成阎浮提树!”

舍利弗说后,即把衣带放下,目犍连就用手去拿,但不能移动,他就显用神通,尽力举起,大地震动。舍利弗赶紧以带缠缚须弥山,目犍连很快地把须弥山举起;舍利弗随即把衣带缠缚在佛陀的狮子座上,目犍连再用尽神力,也不能动了,舍利弗笑着对目犍连说道:“尊者目犍连!我们所学与所证,和万德万能的佛陀相比,实有天地的悬殊。我们的神力即使可以摇动须弥,震撼天地,但佛陀的法座是不能摇动分毫的。我对我的神通力发生怀疑,所以才请你试试。现在我们赶快去拜见佛陀,你先走,我随后就来。”

目犍连很佩服舍利弗的话,他点头以后即运用神足通来到阿耨达池,当他到达时,已经见到舍利弗结跏趺座坐在佛陀的身旁,他顶礼佛陀以后,就满怀疑惑问道:“佛陀!难道我失去神足通了吗?我从祇园精舍回此,是走在尊者舍利弗之前,怎么他会先我而至?佛陀常说我神通第一,这尊号我想称于尊者舍利弗才恰当。”

佛陀慈和地安慰他道:“目犍连!你有大神通,除佛陀外,不亚于别人,你并没有退失神通,但你要知道,舍利弗比丘是有大智能哩!”

佛陀在阿耨达池边说戒后,带领诸子回到舍卫城,舍卫城的信众知道这件事以后,大家都纷纷议论说舍利弗的神通胜过目犍连。

目犍连耳闻到这些风评以后,没有一点不平之感。他阔达的胸怀中,很谦卑地觉得舍利弗是应该胜过他的。人家称赞舍利弗,这一份光荣好像称赞他一样。

可是舍利弗的心中很不安,他以为这是委屈了目犍连,他对佛陀禀告道:“佛陀!尊者目犍连有大神通力,大功德力,前次我先到阿耨达池,实因我急于听佛陀说戒,尊者目犍连虽然运用神力,但他并未想争取时间。现在大家都纷纷议论,说我的神通胜过尊者目犍连,这是我不敢当的,希望佛陀方便除去众人不公正的批评。”

佛陀听舍利弗的禀告以后,慈和地笑笑,点点头,佛陀知道他二人都非常谦虚友爱。

有一天,佛陀在讲完一部经后,就对目犍连说道:“目犍连!你是我比丘弟子中神通无比的弟子,现在你可以于大众之中现神通威力,启发初学者的信心。”

目犍连就遵佛陀的慈命,即于座起,以一足踏着此地球,另一足则踏上梵天,使大地六次震动,并于空中以梵音说偈,座中有六十比丘因此漏尽意解。

从此,大家又都异口同声地赞叹目犍连是神通第一了。

移山度梵志

在佛陀住世时的印度,不信奉佛法的外道,证得五通的为数也不少。可惜他们不明白究竟的真理,不修智能慈悲的德行,所以不能了脱生死,仍然沉沦在六道轮回之中

对于这些有神通的外道,以牙还牙的作风,佛陀往往都是叫目犍连去度化他们。

有一天,佛陀对目犍连说道:“目犍连!在印度的边境,有一个大国,国王及臣民不解佛法,都奉侍梵志外道,很多的梵志,均有神通,能移山住流,分身变化。你可以方便运用威神德力,使其信奉佛法,回邪向正,改往修来。”

目犍连即刻遵照佛陀的意旨,飞腾空中,只见甚多外道,绕山而坐,看那情形,像要用道力移动大山的样子。

目犍连就在大山的顶上,高悬虚空,大山就丝毫不动。众外道大惊说道:“此山已起,是谁使其不动,难道我道之中,有了不净的人吗?”

众外道听梵志说后,忽见山顶之上目犍连高横虚空,他们就大声呼喝道:“你是何人?敢在这里放肆!此山阻塞交通,国王命令我等移去此山,为民除患,你为何压住此山,不让其移动。”

目犍连笑着说道:“我明明是悬在虚空之中,谁来压你的山呢?”

外道梵志,又再发动道力,三次欲令山移,但是高大的山岳,依然如故。

正当诸外道感到无法而惊慌时,目犍连高声叫道:“众梵志留神注意,你看大山去了。”

目犍连说话时,那巍巍高耸的大山,顿时就成为平地。

诸外道梵志都稽首说道:“大德何方而来?如果不是智能明达,道德深厚,断定不能如此,请收我等做你座下的弟子,指示我们迷津。”

目犍连从空中而下,对大家说道:“你们虔诚悔改的心,我知道不是虚假欺人。不过,我忠实地告诉你们,你们果真欲去暗求明,除恶趋善的话,我有尊师,名曰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陀。佛陀是天中之天,圣中之圣,俱一切智,万德万能,你们都随我到佛陀的座前皈依,佛陀一定会慈悲接受。”

诸梵志欢喜踊跃地问道:“佛陀的教化难道还要超过你吗?”

目犍连庄严地说:“佛陀如须弥,我等如芥子,芥子不能比须弥;佛陀如大海,我等如河流,河流也不能比大海;佛世难遇,你们皈依佛陀,才能得度!”

诸梵志闻言欢喜,都跟随目犍连至佛陀的座前皈依受教。

目犍连尊者,就是常常用神通降伏外道,使其投向佛法的怀抱之中,他对于降服外道,是佛陀弟子中最有能力的人。

降伏弊魔

目犍连尊者虽然能降伏恶魔外道,但恶魔外道也常常找他的麻烦。

有一次目犍连奉佛陀的慈命,单独在跋伽国布教的时候,一个叫弊魔的恶鬼,见目犍连在路上散步,他就以神通力进入目犍连的腹中。目犍连觉得一阵腹痛,忽然腹部有一块像碗大的东西隆起来,并且像雷鸣一样。目犍连随即停止散步,回到室中静坐思维,知道是弊魔向他挑战,他就说道:“弊魔!赶快出来,不要侵犯佛陀的弟子。佛陀和佛陀的弟子,你是不能扰害的。除非业力未完的弟子,否则,你是永远无可奈何!”

弊魔心中想道:“奇怪!我是什么样子,佛陀都不知道,目犍连虽有神通,怎么会知道呢?”

目犍连又再说道:“弊魔!你不要感到奇怪,你这时心中想着佛陀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样子,目犍连虽有神通怎么会知道呢!”

弊魔一听大惊,赶快化作唾沫出来,从此再也不敢向目犍连挑战了!

目犍连的神通,永远使佛法的信者敬仰,使外魔畏惧!

美色敌不过神通

有神通力的目犍连尊者,非但不会给有魔力的弊魔所害,就是美色也动摇不了他的道心。

有一次,目犍连在托钵归来的途中,经过一座园林,园林中有一位中年女子在等着他。这个女子,虽然已有三十多岁,但年龄掩饰不了她的美丽。她娇媚的眼珠,轻盈的体态,很能吸引一般男子的心。

她见到目犍连走近她身旁的时候,就站起来微笑着向目犍连说道:“尊者!你忙着到哪里去?你有时间和我谈谈吗?”

目犍连停下脚步,注意一看,这不但看清楚了她的面貌,而且也看透了她的心,她的心中有什么企图,目犍连完全知道。

目犍连尊者不动声色,但很威严地说道:“可怜的女子!你的身体已经污秽不堪,现在拿了很少的金钱,又昧着良心,听信外道的指使,想在我的面前有非法的企图!”

女子一听大惊,嗫嚅着说道:“尊者!你……你怎么说这样的话?”

目犍连像不动的高山,庄严教训道:“你不要隐藏你的罪恶,你的来意是什么,我一见到你就知道。你迷于虚幻的美色,美色又助长你造罪的机会,好比老象沉溺于污泥,越陷越深!”

“尊者!你既然知道我的来意,我也晓得瞒不过你。我早听说你是佛陀弟子中神通第一的弟子,我不信你的神通不会被美色打败。现在,我已知道我是一个罪业深重的人,我也想向善,无奈世间上的一切,叫人太灰心。我想我是一个不能得到救度的人,我有不堪的过去,我将来一定会被可怕的因果所缠。”女子的感情终是脆弱的,她说到最后几句,眼泪都流下来。

目犍连尊者又安慰她道:“你不要难过,更不要灰心失望,不管过去的罪业如何深重,只要肯忏悔前愆,是没有不可救的。衣服肮脏的时候可以用水洗;身体污秽的时候,也可以用水洗;心里不清净时,可以用佛陀的教法来洗。再污浊的百川,只要能流到大海里去,大海中的水总会洗清百川所流入的那些水。我的老师救世主大圣佛陀的教示,能够洗净污秽的人心,能够忏悔往昔的罪业。”

目犍连的话,使她非常欢喜,她的眼中充满了希望的光彩。她对目犍连说道:“尊者!佛陀的教示真是这么慈悲伟大吗?我的过去实在是太罪恶了,我的遭遇都是不幸的,我说出来,尊者一定要掩耳避面。”

“没有关系的,你说出来给我听听也好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尊者!我的名字叫莲花色,是德叉尸罗城中长者的女儿。我十六岁的时候,父母为我招赘丈夫。不久,父亲不幸去世,失去父亲的寡母,就和我的丈夫私通,我知道时,真是肝肠寸断。我那时已和我的丈夫生养一个女儿,我一气之下,就抛下了女儿出走。离家后,我又重新改嫁一个丈夫。有一次我改嫁的丈夫出外经商,他从德叉尸罗城回来时,瞒着我以数千黄金购买一个小妾。他起初守着秘密,不让我知道,把那个小妾藏在朋友的家中,后来我知道时,哭闹着要看看那位姑娘长得究竟是怎样的人,她为什么要夺去我丈夫的爱情。可是,尊者!我不看则已,一看差点儿使我闷绝倒地,原来那个小姑娘就是我和前夫所生养的女儿。”

莲华色说到这里的时候,已经泣不成声。目犍连很同情地安慰她道:“莲华色!你不要这么伤心,明白过去现在未来的人,知道这些因果轮回的事相。实在说,人生就是罪恶的渊薮。你后来呢?”

“我后来怎么能忍受这样的打击呢?想到当初,我的母亲夺去了我的丈夫;现在,我的女儿又和我合争着一个丈夫。我还有什么面目见人呢?从此我又离家出走了。我厌恶世间,厌恶人类,我做了卖笑的淫女,我要玩弄世间,玩弄人类,我就这样打发着我罪恶的生活。

“尊者!只要有钱,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不用说,尊者已经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此向你的戒行挑战。幸而尊者有大神通力,但我该如何向尊者忏悔才好?”

目犍连听完了莲花色坦白的叙述以后,一点也没有轻视她的念头,反而此刻看到莲华色的心很真、很善、很美。他用慈和的口气,走向莲华色说道:“莲华色!你的身世的确是一段可怕的因缘,但能依着佛陀的教示而行,这样的因缘会有结束的时候。你现在就跟我去见佛陀吧!”

莲华色很欢喜,她所以能够得救,能够因祸得福,都因为目犍连尊者有大神通,有度生的善巧与方便。

   

佛陀弟子之二:神通第一的目犍连(上) - 五月风 - 五月风空间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96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